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荣誉刊文 正文

第十二届骏马奖诗歌奖得主获奖感言

来源/作者:国奖库浏览:发布时间:2021-06-14
{"errcode":40125,"errmsg":"invalid appsecret rid: 65d8fc60-6af6fd5d-0abd42fa"}
在线投稿
导读:第十二届骏马奖诗歌奖授奖辞冯娜的《无数灯火选中的夜》融合叙事、抒情与沉思,隽永悠远,对自然的深沉依恋,既是重要的创作主题,也发展为一种诗歌伦理。马占祥的《西北辞》中,人的生命境遇被推至现代性的追问中,锐利而轻逸、敏捷而质朴的诗句呈现着刚硬而柔软的精神


第十二届骏马奖诗歌奖授奖辞


冯娜的《无数灯火选中的夜》融合叙事、抒情与沉思,隽永悠远,对自然的深沉依恋,既是重要的创作主题,也发展为一种诗歌伦理。马占祥的《西北辞》中,人的生命境遇被推至现代性的追问中,锐利而轻逸、敏捷而质朴的诗句呈现着刚硬而柔软的精神气质。满全的《春夜,谁在呼唤》是时代和生活的礼赞,结合古典和现代诗歌传统,具有思辨的洞见和神话的崇高。在扎西才让的《桑多镇》中,生命中每一个细节都熠熠生辉,这是情感的辞书,温婉是语言的质地,也是对万事万物的领悟。张远伦的《逆风歌》丰厚绵长,安静朴素,执著于民族记忆与乡村经验,在风中守护着精神的根脉。
 
有鉴于此,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评奖委员会决定,将诗歌奖授予《无数灯火选中的夜》《西北辞》《春夜,谁在呼唤》《桑多镇》《逆风歌》。



00

冯娜

图片

女,白族,1985年生于云南丽江。中山大学图书馆馆员,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寻鹤》《唯有梅花似故人——宋词植物记》等。


图片

获奖感言

就在我得知有幸获得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的时候,我重读了奥登的《以叶芝为例》。奥登在文章中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和我们自己相比,叶芝作为一名诗人在他自己生活的那个时代曾面临过怎样的困难?这困难和我们自己的相比起来有多少重叠之处?它们相异之处又在哪里?对于两者的差异而言,我们可以从叶芝处理他自己时代的方法中学到什么,它们能够直接地、不假思索地被我们拿来处理自己的时代难题吗?”我想,作为一名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诗人,我们也很有必要时常这样自问。此外,从伟大的民族文化、优秀的诗人和诗歌传统那里我们又该如何学习面对自我、他人以及面对时代的方法和精神?


在诗人叶芝生活过的100多年后,我们进入了一个社会交互性极强、现代科技迅猛发达的时代。现代科技和传媒不仅改造和规训着我们的生活,也让我们在日新月异的时代变迁中领略了人类多元化的生存图景和生命风景。而世界,呈现出巨大的统一和巨大的撕裂:人类渴望着“诗意地栖居”,却依然在不断经历战争和灾难;诗人们一面挽留着田园牧歌的缓慢,一面目睹城市化浪潮袭卷昔日家园,人们大规模地离开土地;伴随着对宇宙勘探的深入,人类对物质世界的认知和实践能力也在飞速拓展……在近20年的诗歌写作中,我深深感到在这个时代一个诗人的困惑和艰难。时代不仅考验着我们洞察事物本质、甄别时代趣味的能力,更加考验着我们对人类精神世界的理解和对共同命运的体认——这需要我们付出耐心、爱、悲悯、智慧和良知。


对于个人而言,写作更多时候是对自我的教育;它包含着对自己认知方式的塑造、对自我天赋和创造力的挖掘、对自身盲从和偏见的纠正,以及对自我完成的一种要求。《无数灯火选中的夜》一书就是阶段性地呈现了我——一个少数民族的后裔,在边地与城市、少数与多数、辨认和怀疑之间,在如何锻造自己的心灵风貌。从这个意义而言,我更倾向于将“骏马奖”这样的褒奖视为对我的一种鼓励和提示,诗歌赋予我们的尊严和荣光将引领我们更加自觉地走在“成为一个诗人”的路上。而一个被诗歌选中的人,将始终勤勉始终清醒,接受诗歌对我们的挑选。



00

马占祥

图片

男,**,1974年生于宁夏同心。吴忠市作协主席、同心县文联主席。著有诗集《半个城》《去山阿者歌》《山歌行》等。


图片

获奖感言

获得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对我而言,这是对少数民族诗歌的肯定和奖赏。感谢中国作协、国家民委!这个奖更大意义在于褒奖了我所生存生活的那片热土,以及那片土地上内敛、虔诚、憨厚的回汉族同胞。我只是以诗歌形式呈现多民族共同体生存情状的载体。


我生活在西北的一个小县城——宁夏**自治区同心县。那里干旱、缺水,年降雨量200毫米,蒸发量却达到2300毫米。有几座山峦,黄且荒凉;有一条细流,泥沙俱下。干旱是特点,也是病症。好在经过近10年的治理,山绿了,水也清了。在这里写作诗歌,我认为是阅历和地域给我的礼物。回顾30年来的诗歌创作,我始终对生存的土地和身边人群抱有感恩之心:他们不但成就了我,也成全了我的诗歌。诗歌是我向他们致敬的惟一方式。我将继续写下去,用文字回报他们赠予我的温暖和信心。


由衷地要说的一句话是: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伟大的国度写作诗歌是我无上的荣耀!


再次感谢!




00

满全

图片

男,蒙古族,1967年10月出生。内蒙古师范大学蒙古学学院院长,内蒙古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著有诗集《温馨时光》《飞鸟集》等。


图片

获奖感言

感谢评奖委员会把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颁给诗集《春夜,谁在呼唤》。


诗歌是人类共同拥有的精神家园,也是人类相互沟通、相互交流的一种古老方式。在不同朝代、不同族群、不同语境中,诗歌扮演、肩负着不同角色和职责。我是生在乡下、长在草原,工作在高校、生活在城市的双语诗人、学者型作家。


很多人总是询问我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母语表达和非母语表达有何区别?这是有趣的语言转换问题。对我来说,不同场景、不同语境、不同人群会唤醒不同的语言系统,有时用母语系统进入创作状态,有时以非母语系统进行书写状态,不同语言带来不同的**。诗歌与学术如同火海与冰山。诗歌代表着我的**、才气和浪漫,学术代表着我的理性、睿智和严谨。每时每刻穿梭在草原与城市、传统与现代、母语与非母语、诗歌与学术之间,倾听着来自不同领域的声音,体验着世界的丰满和复杂。


记得那是深秋的一个黄昏,独自坐在河岸,感受到草原的辽阔、土地的厚重、时间的无情、人生的无常,灵魂深处悠然产生了强烈的表达冲动。从那时起便踏上了通向远方的诗歌路程。对我来说,草原像诗歌一样悠扬,诗歌像草原一样辽阔。天那么高、地那么阔,站在草原中央,眺望火红的晚霞,心中充满诗意和感慨。无需回答诗是何物,诗就是灵魂的舞动、生命的绽放,通向远方和真理的路径。


草原是古老的,古老意味着厚重和苍茫。草原是辽阔的,辽阔意味着包容和寂寥。草原是豪迈的,豪迈意味着刚健和热烈。对我来说,草原不仅是地理学概念,很多时候是一种文化学概念,是一种精神版图、生命密码和美学地标。草原,这片古老神奇的土地,隐藏着人类的全部精神密码。


《春夜,谁在呼唤》诗集是一部讴歌英雄、讴歌人民、讴歌草原的作品。很多人叩问为何写诗?我想每个人的心灵深处均有一道光,为点亮它,我将继续写诗。




00

扎西才让

图片

男,藏族,1972年生于甘肃甘南。甘南州文联《格桑花》编辑部副主任,甘南作协主席。著有中短篇小说集《桑多镇故事集》、诗集《七扇门》、散文集《诗边札记:在甘南》等。


图片

获奖感言

诗集《桑多镇》的创作,从起意到出版,前后竟花了20年。


1999年3月,原《诗刊》社编辑邹静之代表中国作协到甘肃省甘南州临潭县来扶贫,在与当地作家诗人深入的接触后,他对甘南州的诗歌创作产生了兴趣,离开临潭时,带走了甘南诗人的作品。5月,在《诗刊》头题位置被刊发出来。这里头,就有我的三首短诗,其中的两首(《哑冬》和《雪猎》)入选了诗刊社编选的《99中国年度最佳诗歌》。我在《哑冬》里写道:“哑的村庄/哑的荒凉大道/之后就能看到哑的人//我们坐在牛车上/要经过桑多河/赶车的老人,他浑浊之眼里暗藏着风雪”。这是我第一次涉及桑多题材的作品,发表之后,被诸多方家所认可。于是,创作一系列以桑多巴——大夏河源头的生存者为题材的作品的想法,就出现了。


2004—2010年,因工作重心的转移,我暂时停止了写作。2011年,我进入甘南州文联工作,此时,原先的想法又被激活了。其后七八年,我创作了好多桑多题材的作品,体裁涉及诗歌、散文、小说和散文诗。在这些作品中,我摒弃了以前过于自我的抒情方式,而将目光投向桑多一带的历史沿革、宗教文化和民众生活。我观察桑多人的生老病死,了解其生存状态和处世哲学。观察越深入,想表达的意愿就更加强烈。在有限的文字里,我试图写出桑多人在历史长河中或隐或显的倔强身影,捕捉他们在社会变革进程中在观念、精神、意志等方面的变化,呈现他们在国家惠民政策的照耀下通过自身努力改善生活状况的事实。当然,我也写到他们身披信仰之光处变不惊的生存常态,根深蒂固的旧观念旧思维,人性中永不消逝的善与恶的多种因子。


就这样,在各级文联领导、报刊编辑和文朋诗友的支持与鼓励下,我完成了桑多题材第一阶段的文学创作,出版了三四本与此有关的诗集、散文集和小说集。作品多次被多家选刊转载,入选80多部年度选本和总结性集子,荣膺“甘肃省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和“2019年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等荣誉称号。这使我更清楚自己的写作方向,明晰了我的作品应该呈现的内容。而诗集《桑多镇》的获奖,则给了我动力,使我有信心完成“桑多题材”第二甚至第三阶段的创作。


感谢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评委会赋予我以极高的荣誉!感谢我生活的那片土地对我的种种恩赐!感谢这伟大时代对作家诗人不断的启迪!


感谢大家!扎西德勒!




00

张远伦

图片

男,苗族,1976年生于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红岩》杂志编辑。著有诗集《那卡》等。


图片

获奖感言

对于一个诗人来说,写作的初心是写好一首诗。当下的这首没写好,接着争取把下一首写好。对我来说,自我感觉就没有写好的时候,因此我总是觉得:好诗在下一首。因此,从一首诗歌开始创作到完成,我就没有去设计过它的命运,它就像是一个星体,自有其运行轨迹,即便是默默陨落,也能完成它的使命。当若干首诗歌组合起来形成一本诗集时,我也没有去设计过它的命运,它是熠熠闪光还是黯淡无光,我并未去太多关注。我想:秉持初心创作,我的作品才是纯粹的。


然而,我的诗集《逆风歌》得到了命运的垂怜,获得了本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真是太幸运了。这种圣洁的奖赏,让我难以相信,而又兴奋莫名。看来,我还是对其自然生长的命运本身抱有期待,当这个期待一旦变成现实,我又开始变得忐忑。我会想:这本诗集真的应该获取这些荣誉吗?于是我又开始反思:哪一首诗还有哪一些缺陷,整体上还有哪些可以提升而因为自己懒惰没有改好。总之,这么多诗人写了这么多好的诗歌,群星灿烂,而我受之有愧!


《逆风歌》是我创作的以“诸佛村”系列组诗为主的一部诗集。诸佛村是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诸佛乡的一个村。从1996年开始,我在那里生活了10年。这既是是我人生锤炼的10年,也是我的诗艺积淀的10年,那里的纯净、优美、淳朴深深影响了我,亲人们的隐忍、坚强、艰辛更是让我难以忘怀,离开村子后,就有了这一批诗歌。我在这里试图找到地域性和现代性之间狭窄的通道,并试图拥有诗歌的自我辨识度。


没想到,这些诗歌有这样的好运。这褒奖的是诸佛村中温暖、凝重、美丽、灵性的部分,褒奖的是作家和诗人们在乡村题材创作上的再次努力。在乡村文明式微的今天,再度擦亮乡村题材,记住美丽乡愁,很有意义。因此我特别感谢公正无私的评委会,感谢出版《逆风歌》的中国青年出版社,感谢推荐申报的重庆市作协,感谢所有喜欢和支持《逆风歌》的朋友们!



第十二届骏马奖诗歌奖得主诗选


图片


骏马奖获奖诗人·冯娜(白族)



邀 请

 

一首歌中,我接受了低音提琴的邀请

它唱出疏远的心

那雨水泥泞的停顿

——从临近的节日中赶到的约会

 

一棵树,接受了天空的邀请

——愿数十年前的星星还在转动

靠在树干上,疲惫的旅人

那消磨过的青春

属于年轻人的交谈,羚羊般一跃

 

火邀请了黑夜

石头邀请了雕像

——那洞穴中被照亮的嘴唇

她曾得到过的欢乐和笑意

她默许的散佚和寂寂无名

 

在一首歌中,

一个提琴手偶然的疏忽

我接受了她的邀请

 

 

垂 钓

 

垂钓是我和父亲之间的游戏

在寂寞的河流和湖泊之上

 

往往复复甩竿、提竿

收获前务必保持沉默的忍耐

——这来自童年的教诲,被风吹动的浮标

浸透了我长久的劳作

 

无数诱饵已被吃尽

灼烫的心,在海中一次次变得冰冷

我还在变幻莫测的洋流中垂钓,父亲

我还没见过一首诗腾起巨浪

它的尾鳍,如何用汉语写就

 

垂钓,比起向海中掷石头更需要意志

那些哭泣歌吟,那些嚎叫与怒吼

星群老去,船只速朽

眼神平静的父亲,在岸上回答着垂钓者的使命

 

再往深处驶去,去往风暴的中心

没有人再赞颂古老的希冀

我会听到,闻所未闻的庞杂声响

——它诉说着,我一生所垂钓之物

不过是,我的心

 

 

给孩子们读诗

 

他们教给我的惊奇,和明亮的尖叫

一首诗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我获得的阵雨、鸽子、头发上的飞絮

全部被他们撵散

那扑扑棱棱的起落声,涌向操场

左手摊开,他们教给我

一句旧诗里新鲜的笔画

 

我试图用不具体的甜美**他们

为不确定的天气支付一株椰树

我喜欢他们眼中狐疑的闪烁

小兽一样不安地蹿跳

我取消一首诗的标点,那里塞满了种粒

 

他们教给我的,含着药丸的注视

面对我,突然停滞时

没有任何疑问

 

 

短 歌

 

当你路过一片红花又一片红花

当你感到一种植物的干渴,和它的愿力

你忘记了沙子硌着脚板的滋味

哼唱起异族人的谣曲

当你捧起博斯腾湖的凉水

你会知道

为何所有叫“古丽”的女子,都面颊绯红

 

 

献 诗

 

你凝视过的乌黑眼睛,让油菜花熔化为矿

时间,如此贵重的旧石器

只够雕刻出一个关于飞翔者的预言

 

所有峰峦毫无倦容,所有蜂蝶收敛触角

这是敬献的时辰——

我爱着的和你爱着的,都渴望着相遇

 

 

弹琵琶的人

 

有的乐器,是穿石的滴水

有的乐器,是裂痕处的冰山

有些乐器磨钝了刻刀

弹琵琶的人,尘灰让她相信了泉声

泉声中也有一道难以觉察的堤坝

 

一旦某个音符照见了鹰的倒影

它就会相信杯弓蛇影是种令人愉悦的炫技

弹琵琶的人,捉住的弦子

来自精巧的、穿红戴绿的家乡

它用银杯盛装太阳

并代代擦拭,口耳相传

 

有的人,拨弄乐器就像面壁穿凿

有些声音,滚动在大理石、水泥地、阴沟里

琵琶在另一种光亮中触摸了锦缎

抚摸它的人

因而也放弃了天上

 

 选自《诗刊》2020年8月号上半月刊


图片


骏马奖获奖诗人·马占祥(**)



野草歌

 

风吹草低:原野上的人轻轻俯下身子

有一粒籽,被捡起来

遍野的草忽然抬起头来

天空的**被读出来

地上的字迹茂密散乱

 

有人走了,风还在吹

远处的河流在歌唱

多年以后,风吹草低

整个原野俯下身子

护住一棵草籽

 

它刚刚冒出的草芽

有花朵的秘密

或许有一只手

轻轻放在上面

取下甜蜜

 

 

宁 夏

 

沙棘花把香气藏在山里。其间

一只蜜蜂啄开了辽阔,蚂蚱飞过了

贺兰山阙。黄河最金黄的一节呈现了S形的柔肠。背洋芋的人从甘肃回来的路途上

捎来了六盘山翠绿的春风

三关口的羊把式在唱:“高山的麦子收一石

大麦(哈)收给了两石;多人的伙里把你看

模样儿(哈)活像个牡丹”

多少年后,沙枣树在五月的傍晚

依然将落日从树梢轻轻安放到香山的缺口

 

 

山中十二章

 

1

光在林间是锋利的。西北视角的布局:起伏、平缓的原野

还能容纳一棵大紫叶李朝向天空的意愿

麻雀,向着宁夏飞

 

2

窑洞间隙是秕草,以及秕草忘却的香气

在山畔,溪流深埋了月亮和星宿

它积攒多余的光,留着照耀人间

 

3

典籍里的训示:“浮生若梦,若梦非梦”

梦是空的花朵——沿着一节山路排开

山上的石头有禅意:红色的石头给暮色补上些许温暖

白的趺坐山间。石头上的插图

——火焰张开了翅膀

 

4

一本石头的书中必有:花园、诗歌、河流和山峦。乌鸦看护着黑夜

一群羊,沿着青草倾倒的命运走向远处

直至,远方

远方有片神迹的湖泊

 

5

许多时候,飞鸟驻留于槐树枝丫

它们的方言弥漫着药草气息

它们的江山富足,而且多雨

面对底层的草籽和虫豸

它们是有福的

它们大声说话,语气温婉

 

6

河水止处,有美学的休止符标识

一条河绸缎般陷落

闪烁的光芒,在大地上嵌着锋刃

哦,遥远的火

熄灭节外生枝的余烬

留下黄金、喜鹊和云朵的块垒

在宁夏腹地隆起的山上

两只相爱的岩羊度过了春天

 

7

四月看花。五月等雨

五月的云朵呈暗黑色——孕育水的

云朵,被山托着才能飘起

村庄沉湎于玉米描绘的绿色

五月有雨:清新的雨在小城里

暴烈的雨落在山里——

坚硬的水在花朵里藏住天空

 

8

再次看到:一只小岩羊,沿着绝壁攀援而去

一只小岩羊,毫不畏惧地球的陡峭

 

9

春天说出来的是:山上

只有一股风慢慢吹来。而

现在深春,苦籽蔓细密的花朵有了笑容

一只蝴蝶在马莲花上一动不动

——它有心事?或者是

 

10

为一条河设喻:它的三条支流

一条有流水

一条有蜜汁。一朵低下来云朵

刚好醉落在最后一条河倒映的山畔

 

11

大地铄金。语言沉默。这是人间的旷野

你有森林,你有沙漠,你有茂密和干涸

你才是被认知的——你的另一面里

天堂也有生生不息的人间

 

12

雨水使人警醒,大雾使人迷惘

大地的幔帐之外

新月如刀。一棵月桂

告谕宁夏:山峦能拿出来的是云朵

尘世能拿出来的

人,都能拿出来

各自的命运,而

江山已经拿出

寺院

 

 

轰隆隆的落日

 

在山里,突然想去过去

过去的山川有好看的沟壑,河流会接住夕光

最美的一段。家门口的坡地上,苦荞都很绅士

那时,我还没遇到你

我在春天给枣树浇水

一直到它在绿叶间漏出羞涩的绯红眼神

 

现在,我在山里,只静静看着轰隆隆的落日

低下头,在一座寺庙后藏下余光

 

 

小夜曲

 

又是月亮,将银子的光芒倾泻到人间

槐树拥有了私密的影子。白天能见到的花朵,现在

不是红,亦不是白,只留下香气暗淡的黑影子

小城镇的影子是亮的

我的影子保持了沉默,你的

我们的影子都有来路,来无可来

我们,也有归途,去无可去

 

世界上的光芒还在。我们内心的火焰还烧着

身披银光,路

很长,这个夜晚

也很长

 

选自《诗刊》2019年10月号下半月刊

 

图片


骏马奖获奖诗人·满全(蒙古族)



阿尔山

 

边陲有一座叫阿尔山的小镇

熟悉、亲切,如同亲人

阿尔山,或许与时间有关

它幽静、美丽,甚或安详

表达着一种姿态,和一段

有关冰川期的悲伤

它不仅是一种气候的态度

还是一种迎客的方式

 

细雨陪伴,消夏的柔情无需抵挡

茂密的森林如同少女的思绪

婉转细腻,等同于奥妙的天书

无法描述你那丰满辽阔的姿态

阿尔山,如同上帝的背影

无需追问

很多人来了,又走了

年年如此

阿尔山,依旧等待着最后的客人

 

 

白狼峰

 

其实高贵与平庸

无法重叠的姿势

很多时候身份决定处世方式

 

高峰与洼地,不仅是命运的安排

还与后天的积累有关

 

其实徒步爬峰与坐车上峰

同样抵达山顶

只是选择的路径不同

 

不同的路径带来不一样的风景

如同人生的选择

 

穿越一片白桦林

回味那片森林和那些人

还有安达的烈酒

森林深处,时间之外

 

白狼峰孤独地耸立在群山之中

如同忧郁的王子

 

散落一地的石块

像时间一样古老

每块石头都隐藏着宇宙的秘密

 

群山之巅

那不是地形的表达

 

很多时候

孤单来自于与众不同的存在

 

烟雾缭绕

那便是高贵的姿势

 

很多时候

高贵来自于不可**的灵魂

 

白狼峰,如同忧郁的王子

 

选自《诗刊》2019年10月号上半月刊

 



骏马奖获奖诗人·扎西才让(藏族)



桑多少女达娲央宗

 

1.夏日的晨光

 

窄狭的房间里,土炕朝窗的位置

坐着穿黑色皮夹克的汪杰,对面

是他的宝贝女儿——达娲央宗。

 

她伸出的右手搭在炕沿边,一只牛犊

正在咀嚼她手心里的麻豆。那牛犊

是披着黑色大氅的神灵,来到了人间。

 

牛毛的质感与父女的衣物,看起来

是那么和谐,暖暖的晨光里,

这一家三口,迎来了期待中的夏日。

 

2.酒吧里

 

灯光幽暗的酒吧里,那藏式茶几上

搁着几罐纯生啤酒。但少女达娲央宗

在烟雾袅绕的包间里,只端着一杯

龙井茶,那涩苦之味让她保持着清醒。

 

在她身旁,眉毛浓重的中年男子

指夹烟卷,烟头灼烧,时明时暗。

而鼻直口方的青年,则前倾了身子,

征询达娲央宗对中年男子的印象。

 

贪恋女色的男人,处处都有,

诞生暧昧故事的酒吧,也遍布小镇。

当达娲央宗面露鄙夷和义愤之色,

包间里的幽暗,又会渐渐加深。

 

3.传 奇

 

有着一头浓密长发的青海男子,

十二年来,一直是镇长大人的帮凶。

少女达娲央宗,你只好去迷醉他,

委身于他,要在酒后剪去他的长发。

 

豪华静谧的客房中,正上演着

让人无比紧张的一幕:睡眠中的男子

长长的卷发失去亮色,散落在地,

他微阖的双目,即将看到冬夜的顶灯。

 

但这紧张的一幕不曾凝固成永恒,

男子醒了过来。只因达娲央宗观影后的

想象,改变了一个荧幕英雄的命运

——他夤夜外逃,再也没有回来。

 

4.湖边有三匹红马

 

起伏的山峦。山下,一处天湖,

湖中云影,荡漾出三匹红色的马

她们,安详地温和地站在一处。

 

三匹马,三匹形态优美曲线流动的马,

在弧形的山峦和弧形的云影之间

显得高贵而典雅,有着无限的生机。

 

云影,如女人温和又感性的黄,

湖水,如男子坚韧又冷静的蓝,

被炽烈的红,与和谐的绿,所点缀。

 

达娲央宗站在屋顶,看着那绝世之美,

心中充满温情。一瞬间,她的灵魂

似乎得到了释放,精神,也有所皈依。

 

5.陪衬者

 

夜深了,达娲央宗的父亲与姑父

还在商讨少女的婚事。勤快的姑姑

又给他们添满了茶水,温热的

奶茶,浮起了关乎少女命运的茶梗。

 

头顶的节能灯,发出惨白的光,

解决少女终身大事的两个成熟男人

断断续续地表达着各自的想法,

少女的爱情,不在他们的关怀之内。

 

在男人们左右的世界里,女人们

只能无奈地接受自己的命运?

真的只能等在一旁,任凭孱弱的爱

服从于那固执又强势的婚姻?

 

6.冬林中

——达娲央宗对牛的诉说

 

秋叶落尽的杨树下,站着骄傲的你,

你背后,是落寞的村庄,彩钢屋顶

折射着寂寥的夕照。你长长的影子

似乎在着意强调这个空荡荡的世界。

 

在白须老人细腻又惊人的笔触下,

你和我的动作与表情,都是多余的。

你和我,都已脱离写实的意义,

只是这片冬林中的两个孤独的象征。

 

如果我俩相对而立的情境,被有心人

拍摄成藏地人文照,人们专注的目光

会凝视着画面中的每一个细节,那时

我对你的情感,才会渐渐地趋于清晰。

 

7.梳妆的达娲央宗

 

在简陋狭窄的厢房里,达娲央宗

端坐在圆凳上,照着明星图画眉,

她面对的,是一面空空的镜子。

 

晨光刻意拉长了的她的身影,

使得她的手影、胸影和臀影

有着成**性的阴柔之美。

 

她舒展的肢体,透着熟悉的韵律,

她柔顺的长发遮住了丰腴的肩头,

但她,又开始了情不自禁的低泣。

 

8.待嫁的达娲央宗

 

明亮的房间中,几位半老徐娘

簇拥着心神不定的妙龄少女

——刚刚梳洗打扮好的达娲央宗。

——佩戴起珊瑚项链的达娲央宗。

 

被玛瑙戒指约束了的达娲央宗。

被银制奶钩钩住了的达娲央宗。

慌慌张张哭哭啼啼的达娲央宗。

一阵发热一阵发冷的达娲央宗。

 

坐着宝马要离开小镇的达娲央宗。

跟着河水要远走他乡的达娲央宗。

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

让南风再次吹动十七岁的绿叶吧!

 

9.少女达娲央宗

 

桑多河上游的一处渡口,一艘

简易的铁船,泊在水色碧青的站台。

正是春末,河边杨柳绿意妖娆。

 

靠近渡口的那对,偎靠在一棵柳树下

呢喃私语。女孩低眉顺目,扭捏害羞的

样子。男子左腿弯曲,快要跪倒在地。

 

他们旁边的一对,男孩俯身拉起

坐在青石上的女孩,女孩一时站不起来,

男孩涨红了脸,露出恼怒的神色。

 

第三对,已离开渡口,女的扭头回看,

男的,一手**裤兜,一手搂着女伴的

修长腰肢,他的瘦高背影,透着意志。

 

刚刚从河对岸过来的我,不知道

哪个少女,才是我将要打听的达娲央宗,

现在,孤船上,只我和船夫两人。

 

10.茶馆里的达娲央宗

 

夜晚零时的桑多镇,只有

一家茶馆还在营业。这位于一楼的

灵魂收集所,灯光那么冷,

冷得让人感觉:活着,就是一种错。

 

可是,透明而平滑的落地窗

映出我的身影,也显出你的身影。

你用手罩住一杯饮料,眼光

无聊又空茫地,投向了窗外。

 

陪伴在你的身边的,是你的女友,

她浓妆艳抹,却也落落寡欢。

你看:她观察着邻桌的男子,

那男子独自饮酒,似乎满腹心事。

 

是的,那男子就是我。我在桑多镇

出生、读书、离开,最后又回来。

我在这里消磨时间,你和她也是,

我在这里爱、苦、遗恨,你们也是。

 

选自《诗刊》2020年1月号上半月刊


图片

 

骏马奖获奖诗人·张远伦(苗族)



寻人游戏

 

下半生,我一直在和灵魂玩寻人游戏

在黄果树,我藏在瀑布里面。一条湿漉漉的小道

避开了水帘。你用彩虹找到了我

在银滩,我藏在海平面下面。憋气一分钟

我默默数秒。你用窒息找到了我

在圣索菲亚,我藏在教堂里面。大雪覆盖穹顶

冰激凌反季节出现在哈尔滨。你用体温找到了我

 

在老家,我蜷缩起来,藏在土地庙里面

小菩萨仅能荫庇我的头颅。你用地窟之光

找到了我的下半生

 

每一次,游戏结束时,我收起灵魂

生命便损失一部分

 

可游戏还得继续下去

 

 

北海银滩

 

我的眼睛里有一片玻璃

 

眼睛作为盛装液体的器皿,出现

玻璃,这易碎的、透明的

嵌入式的

薄片的

固体

还原了深度意象遮蔽的,绝对的**

 

而你以前总是说——

我的眼睛里有一片海

 

你是对的。我隔着玻璃看你

与你隔着海看我

是一样的

 

闪动着纯银的迷幻

 

 

没有一点光是多余的

 

清晨的鸟叫声中,光是唤醒者

我推着婴儿车出门,领走一片光

女儿领走一片光

我们头顶的长尾鹊,领走一片光

我们脚下的蚂蚁,领走一片光

 

广场上的每个人

都领着一片光在早行

钟塔上,时针领走一片光

分针领走一片光

我像秒针尖那样,也领走

一小片光。我为自己

参与了时间的形成而倍感快乐

 

孩子,你有一个女仆

叫作晨曦

你是一个柔软的吸光体

领着它在城市中央行走

而你的父亲,亦步亦趋,通体明亮

仿佛一个中年的透光器

 

 

老人 麻雀 婴儿

 

老人在阳光中低下头颅,麻雀在阴影里戏水

他抱守枯寂,它不断抖动

他们构成了这个下午的动和静

婴儿在他俩的延长线上熟睡

我站起身来,绕了很长的路

既不从老人和麻雀之间穿过,也不从

麻雀和婴儿之间穿过

我怕把两个人与一只麻雀之间的安静带走了

此刻,我才发现

光线的影子,叫作暗线。笔直地

横亘在垂暮和新生之间

被麻雀轻轻地弹奏,发出羽毛的欢愉之声

 

 

推送者

 

我站在城市高处,成为曾家岩的悬崖

向外推送的部分

同时被推送的,还有一个露台

 

风从身下来,像推送白云那样推送我

鸣笛声从低处来

像推送隧道那样推送我

 

芭蕉叶从露台里长出来,古典地

推送着雨滴。众多雨滴化成雾气

推送着夜行列车

 

我的背面推送着我的正面。我的前胸

推送着空气。我的后半生

推送着前半生

 

总有一样东西被遗漏了,没有推送到

比如嘉陵江

孤证了我被动的一生


微赞赏

取消

您的荣誉与国人共享!

扫码支持
国人荣誉奖库感谢您的支持!

点击图标扫码赞赏支持一下!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若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删除。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WWW.CNHAL.COM 国人荣誉奖库版权所有
国人荣誉奖库网站及查询系统外观设计已申请版权保护
严禁镜像或仿制,违者必追究其法律责任!
Email:info@cnhal.com
琼ICP备2021002842号-1
琼公网安备4601000200016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