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人荣誉 正文

百岁始终一兵 ——记101岁“黄冈楷模”称号获得者、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

来源/作者:黄冈日报浏览:发布时间:2023-08-02
{"errcode":40125,"errmsg":"invalid appsecret rid: 6658757d-27d936da-54743f78"}
在线投稿
导读:“春天里白花开,叫声同志莫要开小差。夏天里天气热,汉奸土匪一样干不得……跟着共产党,誓死不动摇。”8月1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6周年来临之际,嘹亮的歌声在红安县杏花乡张河村吴家塆响起。101岁的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行着军礼,从红安县委宣传部负责人手中接过了“黄冈楷模”的荣誉称号和奖章,还兴致勃勃地唱起80多年前的军歌。腰背不再挺直,但军姿依然飒爽;声音略显沙哑,但军歌依然嘹亮。回家务农77载,吴

“春天里白花开,叫声同志莫要开小差。夏天里天气热,汉奸土匪一样干不得……跟着**党,誓死不动摇。”

8月1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6周年来临之际,嘹亮的歌声在红安县杏花乡张河村吴家塆响起。101岁的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行着军礼,从红安县委宣传部负责人手中接过了“黄冈楷模”的荣誉称号和奖章,还兴致勃勃地唱起80多年前的军歌。

百岁始终一兵 ——记101岁“黄冈楷模”称号获得者、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图1)

腰背不再挺直,但军姿依然飒爽;声音略显沙哑,但军歌依然嘹亮。回家务农77载,吴钦发骨子里始终还是一兵。

百岁始终一兵 ——记101岁“黄冈楷模”称号获得者、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图2)

百岁始终一兵

他吹过军号,舞过战旗,在中原突围中奉命潜回家乡

1922年,吴钦发出生在一个穷苦家庭,父亲常年在300公里外的咸宁窑场做工。5岁时母亲病故;6岁时他到地主家放牛,3岁的弟弟在家饿死;12岁时父亲离世,他成了孤儿。

暗无天日的岁月,革命是翻身的唯一希望 。1940年12月,吴钦发打听到李先念率新四军到大别山创建抗日根据地,就偷偷跑去参了军,成为警卫营的一名战士。

勤务员、通信员、警卫员,工作多次变动,吴钦发始终任劳任怨。他还按照首长的命令,多次在战场上临危受命:战旗手牺牲了,他挥舞军旗指引前进的方向;司号员牺牲了,他拿起军号吹响冲锋的号令。

百岁始终一兵 ——记101岁“黄冈楷模”称号获得者、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图3)

军中多面手

在红安的一次战斗中,他的左臂被子弹打穿,后来发炎化脓,至今不能完全伸直;在团风的一次战斗中,他的左大腿被弹片撕掉一大块,露出森森白骨,他拖着伤腿追随着部队四处转战。

1946年中原突围中,激战日以继夜。作为非主力部队,本就不多的装备给养很快消耗殆尽。一次战斗间隙,司令员李先念将司后机关100多名手无寸铁的战士召集起来,动员大家脱下军装,分散突围。他说:“突出去,活下来,誓死不投降。革命胜利的时候,我们再相会。”

百岁始终一兵 ——记101岁“黄冈楷模”称号获得者、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图4)

化装突围

按部队的指令,吴钦发化装成一个逃荒人,侥幸从敌人的包围圈中钻了出来,然后向家乡潜行。一路上,敌人层层设卡。吴钦发一身破衣,翻山越岭,穿行在人迹罕至的小路上。困了,钻个草垛眯一下;饿了,打个短工换点吃的再上路。奔波半年多,于1946年底回到家乡。

他婉拒李先念的归队邀请;隐瞒身份务农37年后,老首长亲笔信公开了他的革命军人身份

“革命胜利的时候,我们再相会。”李先念同志一直记得他与战友的约定。1950年,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的他,打听到吴钦发的下落 ,托人捎来亲笔信,让吴钦发回归部队。吴钦发婉拒了邀请,他让来人带去口信:“革命胜利了,干什么工作都是建设新中国;我没文化不识字,种田就很好。”

百岁始终一兵 ——记101岁“黄冈楷模”称号获得者、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图5)

婉拒归队邀请

吴钦发从未对人说起过自己的军旅往事。在他的儿女眼中,他就是一名勤劳本分的普通庄稼人。在担任生产队队长期间,他总是全队第一个起床,挨家挨户把大家叫起,然后带着大家一起上工。上世纪60年代,红安县建设火连畈水库,吴钦发常年带队奋战在工地上,家里人靠着野菜度日,他也很少回来看一下。

吴钦发正直刚烈,见不得损害国家和集体利益的事。谁家的猪、鸡吃了集体田里的庄稼,他看到了不仅要撵走,还要跟着猪、鸡追到主人家,一定要主人低头认错,并保证绝不再犯。

一次,他看到自家的猪也在祸害集体的庄稼,火冒三丈,撵得猪满村跑。猪跑回家后,他拿起菜刀,剁掉了猪的一条后腿,将还没有养大的猪卖给了食品所。他立下家规:“自家的猪鸡,一定要有人照看,一定不能跑到集体的田地里去。”

百岁始终一兵 ——记101岁“黄冈楷模”称号获得者、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图6)

剁注脚立家规

吴钦发在家乡务农,他的战友没有忘记他。上世纪七十年代,他的老团长、麻城人徐太先从河北调回湖北任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到任后,就一直寻找吴钦发。

但他不知道的是,吴钦发早已改了名字。吴钦发在部队时的名字叫吴钦良,与一位村民同了名。生产队在安排生产和统计工分时,经常出错,于是吴钦发主动改了名。这也让徐太先的寻找一直没有结果。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全面开展在乡复原军人统计,徐太先才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找到了吴钦发。他立即给红安县政府写信,证实了吴钦发的革命军人身份。

1983年11月,隐瞒身份在家务农37年后,63岁的吴钦发领到了在乡复原军人的复员证。直到这个时候,包括吴钦发的家人在内,大家才第一次知道这位外表普普通通的老人,曾经有过一段枪林弹雨的不凡人生。

他多次谢绝优抚待遇,百岁高龄仍满满正能量

革命军人身份被确认后,吴钦发先后获得过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纪念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4枚纪念章,有关部门给吴钦发落实了优抚待遇。在收获幸福晚年生活的同时,吴钦发常常感到不安。

上世纪90年代,省军区安排吴钦发参加疗养。一个多月中,疗养院给他做了全面体检,还定期给药让他调养身体。疗养结束后,吴钦发再也不愿去了:“给国家添了这么多麻烦,这样的福我享不起。”

2020年,红安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按规定给吴钦发装修住房、安装空调,吴钦发推脱不掉,在子女和村干部劝说下接受了。后来在给他建厕所时,他坚决不要:“当初我们参加革命,本就不是为了自己。在战场上能活下来,我已经够幸运了;能享这么福,已经够多了。再向党和国家伸手,牺牲了的战友肯定会骂我昧了良心。”

时至今日,吴钦发与他96岁的老伴,依然住在已有40多年房龄的两间平房中,他家的厕所依旧在屋后原处,每次上厕所需要出门走上10多米。

百岁始终一兵 ——记101岁“黄冈楷模”称号获得者、新四军老战士吴钦发(图7)

拒建公费厕所

“吴老一生,一直满满正能量。”张河村党支部书记姜小勇介绍,吴老90岁之前,一直坚持下地干活;现在农活干不动了,就坚持参加公益劳动。他一直保持着早睡早起的习惯,每天吃过早饭后,他就会扛起条箒,在村里四处转悠;哪里有垃圾,就会扫一扫。2014年,村里改造公路桥,从不抽烟的他,每天装上一包烟,拎上一壶茶,上工地去帮工,一干就是一个多月。2021年,村里整治当家塘,时年99岁的他又要去帮忙,被工人和村组干部护送回了家。他就在家中摆好茶摊,天天跑到工地请人到家去喝茶。

“父亲当兵只6年,但他一生是军人,军人的品格和作风他保持了一辈子。”吴钦发的长子、72岁的吴世平介绍,近几年,吴钦发听力下降得厉害,思维也不大清晰,说话也不利落。但家里只要有客人上门,他都会穿军装、敬军礼、唱军歌。“父亲的记忆,一直停留在那个**燃烧的岁月中。”(黄冈日报全媒记者:杨辉 李维 摄影:余涛 通讯员刘子靓 农民画创作:龙旭光 舒爱姣 马兰)

微赞赏

取消

您的荣誉与国人共享!

扫码支持
国人荣誉奖库感谢您的支持!

点击图标扫码赞赏支持一下!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若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删除。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WWW.CNHAL.COM 国人荣誉奖库版权所有
国人荣誉奖库网站及查询系统外观设计已申请版权保护
严禁镜像或仿制,违者必追究其法律责任!
Email:info@cnhal.com
琼ICP备2021002842号-1
琼公网安备46010002000167
Top